近日,蝸牛、阿裡等虛擬運營商陸續公佈資費。公眾對比發現,曾被寄予“降價”期待的“170”虛擬運營商,似乎未能提供更大的實惠。面對降價才是硬道理的市場,虛擬運營商們會從哪裡突破?
  “如何讓一部4000元的手機賣得更好?答案很簡單,就是賣3000元”。這是鎚子手機發佈會上的一個橋段,卻指出了問題的關鍵:很多時候,價格比服務更為重要。儘管虛擬運營商們都在特色上下足功夫,可公眾更關註的仍是價格。
  從價格上看,一些虛擬運營商還是很優惠的。例如蝸牛移動推出699元的“999免卡”,號稱半年全國語音全免費,送3G全國準4G流量,所有餘量永不清零。和同等價位全球通128元套餐比起來,“999免卡”確實優惠不少。京東則推出了“211免費通信特權”,即用戶每消費2元,就能獲得1分鐘語音和1M流量。對於購物達人來說,這幾乎等於能免費通訊。
  儘管套餐看起來誘人,卻多是臨時性的。蝸牛的“999免卡”註明瞭是“促銷價”,而京東的“特權”也只限於2014年而已。開店之初,賠錢賺吆喝是正常的,但是價格終究要回到正常水平。
  在查閱眾多虛擬運營商資費後,如果不考慮臨時促銷,“不夠實惠”是許多用戶的共同判斷。
  造成這種局面,虛擬運營商也無可奈何。他們拿到的“批發價”本不便宜,又如何能低價兜售給公眾呢?虛擬運營商的專業稱謂是“移動轉售商”,他們與基礎運營商就是上下游關係。由於地位的不對等,虛擬運營商想要“顛覆”或“攪局”難上加難。
  若價格難成突破口,那麼虛擬運營商應該如何破局?對此,工信部部長苗圩上月公開表示,“我們看好轉售企業立足自身優勢與特點,在新的平臺上開發更多新產品、新服務”“比如在同等資費情況下讓用戶獲得更多的產品,更多個性化服務,以此贏得市場信賴”。
  強調“價值”替代“價格”,也成了虛擬運營商的行業共識。虛擬運營商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鄒學勇表示,“我們更期待價值化,開打‘價值戰’而不是‘價格戰’,以服務贏得客戶。”
  那麼,虛擬運營商又會提供哪些價值呢?實際上,虛擬運營商的背後,都有非常強勢的主業,例如阿裡和京東是電商巨頭,蝸牛是游戲企業,蘇寧、國美是連鎖家電賣場。但是,目前虛擬運營商的套餐和主業結合還不夠,遠未發揮出1+1>2的效應。
  其實,各個行業巨頭涉足通信業,不應是和基礎運營商搶生意,而應更好地服務客戶。
  試想,如果阿裡、京東、蘇寧和國美都擁有龐大的產業鏈,涉及的員工、合作伙伴和消費者的人數眾多,它們更應該針對這些人推出定製套餐。而像蝸牛這樣的游戲企業,則可以針對游戲玩家推出定向優惠。
  運營商的作用遠不止提供通訊服務,也是重要的手機渠道。對於華為、聯想、酷派等本土手機廠商來說,三大運營商是重要的銷售渠道。
  隨著虛擬運營商的入局,可能會開闢新的手機渠道。知名定製手機青橙手機CEO王迅告訴記者,“虛擬運營商是我們今年的主打方向之一”。目前,青橙手機已經確定和阿裡通信合作,也在和蝸牛移動等運營商洽談中。青橙手機不是唯一的先行者。上月底,國產手機魅族和蘇寧達成戰略合作,魅族也將成為蘇寧首批虛擬運營商合約機。
  手機廠商和虛擬運營商合作,未來或將成為風潮。很多虛擬運營商主業都與手機有關,例如京東是重要的手機電商,話機世界、迪信通、天音都是知名手機賣場,阿裡也有手機操作系統“雲OS”。所以,在與手機廠商的合作中,各虛擬運營商也有利可圖。
  對於消費者來說,這不僅意味著有更多品牌手機可選擇,與合約機配套的套餐可能更值得期待。據新華社電  (原標題:“170”虛擬運營商如何破局)
創作者介紹

rw68rwok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